您的位置:飞艇全天精准计划 > 摄影达人 > 华夏拍照收藏江湖阅览之一

华夏拍照收藏江湖阅览之一

发布时间:2019-09-13 11:38编辑:摄影达人浏览(119)

    大买家薛蛮子和摄影收藏的小江湖

    703.8万元,与春拍中动辄以千万元计的明星拍品相比,华辰影像春拍的总成交额似乎并不起眼,然而作为摄影收藏硕果仅存的拍卖专场,华辰春拍无疑具有标志性的作用。特别在今年影像专场中,著名投资人薛蛮子出手包揽半场藏品,新大佬的出现,似乎给略显边缘化的中国摄影收藏带来了更多想象空间。

      大佬薛蛮子入市

      “几乎又是半个包场吧。” 华辰拍卖公司影像部经理李欣说,她指的买家就是薛蛮子。5月11日,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春拍的影像专场成交额达到703.8万元,而薛蛮子拍下了一半。“目前来说老照片,第一就是他了,第二个纪实类??的就是朱勇,他俩人坐一块,特别有意思的是王志平的《国丧》,这件藏品几年前曾经流拍过,我知道朱勇收这类,就组来征集到之后先是推荐给他,朱勇本来买,但没有想到薛蛮子也看上了,好东西大家都有同感,他们俩说让,最后俩人说咱俩半劈吧,一人分一半。当天,那日松就发了微博,说他们将合作开发这套藏品,重拾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段“遗失”的中国摄影史。”

      “我们两个是老朋友,我说咱俩抢这个干嘛,一块玩吧,化敌为友,对我们来说利益最大化不是我们的追求,不是涨价卖给别人,大家有同好、以文会友。”薛蛮子谈到和朱勇一起买下《国丧》时说道。包下半场摄影作品,对于他的财富来说,似乎不是一次大宗的拍卖,但对于业内唯一一家进行摄影作品专场拍卖,薛蛮子的出手无疑足够“阔绰”。“我喜欢有生活的、见不着的题材。碰上我喜欢的照片多了就多买两张,喜欢的少就少买两张,喜欢的照片太贵了也少买两张,便宜就多买,可以买可以不买的也都买两张。随意性很强,跟我的人生态度一样,跟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

      薛蛮子的入市,显然给这次春拍带来更多活力,李欣总结今年最显著的特点,像《远东》杂志、《厦门全景》这种好的东西,在拍场上竞争激烈,成交价格比估价高出了50%以上,《厦门全景》是估价的400%。其它的出自名家的经典照片,如米勒(Milton Miller)、阿芳的代表作,单价递增30%以上。“不得了,翻得挺厉害的。去年,阿芳的照片,在华辰还有6千元左右的,今年,不过万拿不走了。现在,十九世纪名家的代表作,如果低于一万,都可以买,是漏,可以捡。”

      让李欣兴奋的是,现在已经有包括国家级的博物馆在内的十多家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和档案馆来华辰竞拍影像藏品。“晋察冀”的那套原版照片,是共产党摄影史上最为重要的原版老照片,除了流落到市场上的外,全部在国有的博物馆里藏着。就是南方的一家美术馆与薛蛮子争,最后以23万的成交价收藏。还有,每年都有新的藏家进场,“有一个723号牌,是一家新进场的国家级博物馆,举的很凶,好几个标的与薛先生的投资基金争,买下了不少东西。《远东》杂志,一位去年入场的福建买家出价50万,不过薛先生从48万一口跳到了50万,如果他那一口是加一万,福建的那个藏家会叫50万,那《远东》杂志应该会以51万成交,可能成为全场的最高价。”

     摄影收藏的边缘化困局

      “我觉得还是收藏摄影的人太少,每次举手不过三、五个人而已,收藏绘画作品可能有几万个藏家举牌。只有真正有人人都收藏的时候才能成为一个成熟的市场。”薛蛮子说,也有现场参与者回忆,“现场来了很多人,基本上都坐满了,这在这种相对小众的收藏中不多见,虽然来了很多人,但出价举牌的人并不多,屈指可数,却只见薛蛮子团队频频举牌,后来经过媒体报道,才知道他买走了近半数的拍品。”

      薛蛮子足以称得上大买家,然而这样的大买家的出现却显得摄影的这个生态不平衡,全国的专业摄影画廊不过10余家,这种一级市场的薄弱直接影响到了二级市场的拍卖行。在2004年前后,中国摄影收藏市场开始启蒙,据摄影评论家蔡萌回忆,“那一年美术评论家巫鸿先生在美国策划了一个‘在过去与未来之间’的摄影展,这个展览主要是针对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一批观念摄影的艺术家,由于学术性强和比较早的在西方大规模传播,以及隐性存在的一些商业资本运作因素,从而使得中国的观念摄影率先比较成规模的进入西方当代艺术品市场。这个展览就被认为是中国摄影市场的原型打开的一个开端。虽然这些艺术家在2004年之前已经零星的开始进入西方市场,但2004年在美国的这次大规模巡回展出,使中国当代摄影很快就引起了国内艺术品市场的关注。从而促进了06年华辰拍卖开始设立影像拍卖专场,那是中国影像第一拍,随后也有很多拍卖行进行了摄影专场的拍卖,但后来都没坚持住。”

      “中国比国际的影像拍卖市场晚了一拍半或者两拍,这个市场真正第一次拍苏富比在1975年就开始了,我们晚了几十年。”摄影家、独立策展人石志民说,“中国摄影拍卖市场现在仍然处在培育市场的阶段。它的整体成交数额相对于中国绘画,相对于当代艺术它还是一个处在比较小的基数上。当代艺术有非常多的西方的收藏家或资金,甚至是财团的关注,使得这个市场变得非常火爆,但是中国摄影收藏市场是以中国本土收藏家为主,现在中国摄影收藏家数量基数非常小,大多数是投资者而不是收藏家,当收藏家队伍扩大之后,基数变大,这个市场才会逐渐的成熟和发展起来。”

      “可能有些摄影师初入收藏市场不大熟悉规则,对自己作品的限量不严格,这样会影响自身的信誉。还有一些画廊、收藏机构对摄影师作品的市场走势与国内藏家的需求缺乏了解与信心,这些都影响到藏品的销路,从这个意义上说影像刚刚走进市场,远没有成熟。” 中国日报摄影部主任、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王文澜说。

      石志民说,一个诚信的市场和市场机制在中国还没有很好的建立起来。西方摄影收藏市场形成之前藏家的困惑是摄影不是艺术,而现在中国藏家对于摄影收藏的困惑在于对市场的诚信度怀疑,对“限量”能否真正限量的怀疑。

     老照片,摄影收藏的中国式岔路口

      2006年华辰首次推出影像专场之后,国内很多大的拍卖公司都纷纷以摄影作品为标的,但是2008年之后,除了华辰,摄影专场纷纷偃旗息鼓。“老照片比重越来越大,在图录上可以明显的看出,最初的时候老照片,纪实摄影和观念摄影各图录的占1/3,后来慢慢的老照片跟纪实摄影各占一半,最近这几年几乎整本都被老照片占据,这就是市场导致的一个结果,老照片便宜,门槛低,好进入,赔也赔不到哪儿去,可能中国的摄影市场或者中国的摄影收藏只能以老照片的方式作为前期的培育,这可能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一种必经之路。”蔡萌说。

      由于普通意义上的摄影的“可复制”性因素,以及国人对摄影的认识,再加上受整个中国社会缺乏诚信的大背景影响,中国当代摄影可能因为没有形成一个契约式的信誉机制,以至于很难建立市场规范和模式。老照片似乎可以解决这其中的问题,其一,老照片有着丰富的历史性,虽然摄影术发明不过一百七十余年的历史,但却记录了人类创造的最疯狂的历史,也就是说,老照片之所以被这样称呼,是由于它足够老。其二,它有着稀缺性,在摄影术发明初期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摄影始终作为相对贵族的身份存在,与今天全球每天生产数十亿张图像相比,那个时代并不是谁都能拥有一部相机,或者能够被拍摄。其三,它可以基本保真,艺术品保真在今天仍然是个讨论的热门,我们探求一件瓷器、青铜器、字画等艺术品时,很难对其确切的年代和作者进行判断,但是由于摄影术产生较晚,并且与科技联系紧密,每一种相纸、感光材料等均有详细的时间记载,并且还留下了很多可供考证的资料,虽然很多作品并没有签名和限量,但对于业内人士而言,可以很容易的从材料,工艺、拍摄题材等角度判定其作品时间范围。

      “摄影原作的概念直到2011年才第一次大规模引进来。”蔡萌说。他指的是去年策划的“原作100”展览,与油画等艺术形式不同,早期就有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人出国学习,引进了西方油画技巧的同时,也培育了欣赏的基础。但是,西方摄影在上世纪初经历“摄影分离”,第一次将摄影作品作为独立的艺术形式呈现出来,使摄影摆脱了文献、纪录等功能主义约束,随后上世纪三十年代MOMA建立了摄影部,到五六十年代,其摄影作品开始进入收藏领域,但并没有广泛建立收藏市场,直到1975年苏富比第一次拍卖摄影作品,才建立起完备的摄影收藏市场体系。

      但这个收藏体系中,主要的藏品是(现代)艺术类的摄影作品,而且随着当代艺术的发展,西方市场中的(当代)摄影作品价格也大幅攀升,如果梳理近20年的摄影拍卖价格,价格整体涨幅位居油画、雕塑、当代艺术品和战后艺术品等十大类中的第一位,同时也跑赢了全球艺术品综合价格指数。1984年美国的保罗·盖蒂博物馆(J. Paul Getty Museum)以2200万美元的大手笔购入了总共1.8万张摄影作品,从此掀起一场摄影收藏的热潮,2008年,德国摄影家安德里亚斯·古尔斯基的作品《99美分II》在7月的苏富比艺术品专场拍卖中以接近335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成为当时最贵的摄影作品。到2011年,Cindy Sherman 的《Untitled #96》 (1981), 在5月纽约佳士得拍卖会拍得389.05万美元,创造了摄影拍卖的新纪录。

      摄影第一次进入中国市场是在2003年嘉德春季邮品钱币拍卖会上,两张估值仅1000元的上海外滩景色长卷和英美舰船行驶在黄浦江上的老照片,最后被买家以14.85万元的高价收入囊中。随着2004年巫鸿策划的摄影展览与一批关于中国摄影的学术研究文章和书籍问世,艺术摄影的收藏在中国开始启蒙。2006年,华辰拍卖组织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摄影拍卖专场,当时专场中虽然涵盖了国内许多知名摄影家的作品,但是仍然以纪实类的相片为主,相比之下,同年在当代艺术摄影作品中,王庆松的《跟我学》却在苏富比以31.84万美元成交。抛开成交额的差异,在题材的选择上,中国摄影似乎走向了另一条道路。

      “据拍卖行在预展中提供的材料,华辰影像的拍卖多关注老照片和古籍善本,名家大家的摄影作品在其中的比例并不多,西方摄影师的作品就更少了,但是这也是国内的一个特殊现象。”靳宏伟说,李欣也坦陈,过去几年在国内各大拍卖行,当代影像流拍的比例较大,在拍场的成交结果都不理想,因为当代影像艺术(观念摄影)自身也有问题。从买家方面说,国内藏家对这类艺术品价值认知不足,从卖家这边说,五千,八千,一张,我们可以向买家推荐,如果过万了,价位就虚高了,有泡沫,我们就不推荐,甚至不会让卖家利用华辰的平台来炒作。

      “西方的摄影作品拍卖与国内有着很多的不同,一般来讲,西方的主要拍卖行拍的都是具有很高艺术价值的影像作品,当然艺术价值我们不好判定。老照片更多的是文献价值、历史价值,它所承载的意义和摄影本身还是有一些不同。”靳宏伟说道,“另一个方面是从藏家角度而言,拍卖是一个为藏家提供藏品进行选择和收藏的行业,所以现在来看,国内还没有形成系统的摄影收藏群体,而老照片却是有兴趣收藏摄影作品藏家比较能接受的藏品类型,第一它比较容易看懂,例如是哪个年代拍摄什么的照片。第二是虽然有很多作品没有版号和作者签名,但这在那个时代的摄影作品中并不普及,而拍摄中国的摄影作品也并不是十分多,所以单张作品的稀缺性还是不低的。另一个,这些拍品存在很多的故事性,有很多人出生的家乡早期照片等等。但是在西方,这些老照片多会在跳蚤市场中出现,很少进入拍卖行。”

      薛蛮子的大规模入市,给中国摄影收藏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但也有业内人士担忧,薛蛮子买入老照片,可能会成为撬动摄影收藏市场的杠杆,但是在杠杆的另一端,并不是哪些单纯追求艺术价值的摄影,而是附加了更多文献价值的老照片,“收藏老照片其实就是收藏古董。”一位业内人士说,在藏家本就不成熟的情况下,一个大佬进入,很可能带着中国摄影收藏距离西方艺术摄影的市场化之路渐行渐远。

    本文由飞艇全天精准计划发布于摄影达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拍照收藏江湖阅览之一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